执事的领带

【冬寡】迟来的黎明

黑色DJK:


*一发完结。


*前传《红玫瑰》还在码着,但想写的东西好多所以不确定哪篇能先出来…






———人们不该因为他们是“英雄”,就忘记他们也有血肉之躯,也会痛会疲倦。更何况这是一个没有超级英雄的世界。



弥漫的硝烟终于散去了。家园在废墟上重建,鲜血淋漓的伤口在药物的疗养下渐渐愈合。但是战争在人们心中埋下的的阴霾,却永远不会随着时间彻底消逝。

由于牵扯到多方复杂敏感的利益关系,他们大部分的任务都没有以任何形式被记录在可供察阅的档案里,更别提公之于众了。得知这个结果后,曾经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都为他们忿忿不平,但是Bucky和Natasha对此只是一笑而过。荣誉和头衔从来都不是战斗的最终目的,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,支撑着自己走过这一路的究竟是什么。

即便不能记录在案,他们显赫的战功和辉煌的战绩仍然是人们有目共睹的。在废墟的清理和城市的重建工作基本完成之后,神盾局给Bucky和Natasha安排了新的身份,分配了一幢不错的房子。考虑到两人不同程度的战后创伤,新家坐落在远离喧嚣、风景如画的地方:一个叫做托兰西的海边小镇。他们花了约一个月的时间,精心挑选家具,设计房屋的布局。当然,像过去无数次想象的那样,他们用白色的栅栏在后院围起了一片小花园,在那里种满了红玫瑰。

邻居们都很喜欢这对看上去挺年轻的爱人。两人正式入住后,就参照Peggy提供的建议为每一位邻居准备了简单却别致的小礼物,并一户户登门拜访。一圈下来,Bucky从“布鲁克林小王子”变成了“托兰西小王子”,而Natasha也为许多女主人心中“最理想的模样”提供了鲜明的实例。

正对他们的红色房子里住着一个年轻的女人和一个叫做Peter的15岁男孩。Peter有时会在放学后帮他们修理花园的杂草,换取一些零钱,积蓄起来去买修理电脑所需的元件。次数多了,他和Bucky也熟络起来。两人偶然勾肩搭背地坐在花园的长椅上,聊起一些男孩在学校的见闻。比如偶然遇见的趣事,欣赏的女孩,以及对证明自己能力的渴望。有时候两人嘀咕一阵后突然爆发一阵心照不宣的大笑,引得Natasha和Peter年轻的监护人微笑着叹一声“Boys”。

他们开始学着渐渐适应平淡安稳的生活。

但是,有时旧病发作,Natasha仍会在大汗淋漓中惊醒,紧紧抓住床板或枕边人冰冷的金属手臂,直到一切过去。Bucky的记忆也仍会在毫无征兆的时候突然混淆成一团乱麻,然后面色阴郁地在Natasha的一遍遍安抚中渐渐冷静下来,在她略微沙哑的轻声引导下缓缓梳理发生过的一切。




他们早就商量好了解决的办法。每到这个时候,Bucky会尽力在Natasha的引导下,从混乱错杂的记忆中分辨出某些模糊的轮廓。大多数时候,他无法相信自己主观的臆断,于是Bucky就会以陈述的方式表达出来,由Natasha告诉他,这是真的,还是假的。





“我们一起参加过战争。”


“真的。”


“美国队长是Steve,他和我一起在布鲁克林长大。”


“真的。”


“你原来的名字是Natalia Romanov。”


“真的。”


“现在是Nat…Natasha。”


“真的,Natasha Barnes。”


“我杀了很多无辜的人。”


“真的。”


“我应该为他们的死负责。”


“假的。那不是你的选择,也不是你的意志。你只是被逼迫成为了施暴者的武器。我也是。”


“我们结婚了,目的是……是为了一次长期的卧底任务,我们的婚礼是一个关键的节点。”


“真的。”




“你爱我,真的还是假的。”他在昏暗的灯光中倚在床上,因为缺乏适当的休息而布满血丝的眼里夹杂着一抹怀疑,还有隐忍的期待。Bucky微微抬起头,注视着坐在床边的女人和她微卷的红发,就像很多年前来自布鲁克林的年轻男孩,期待着心怡的女孩回应舞会的邀请。




只是这次他没有再次得到不假思索的回答。Natasha握紧了他完好的那一只手,低下头迎上了他的视线。两个残破却又美丽到耀眼的灵魂在黑暗中紧紧依偎,温热的掌心相触,就像两条在风浪中漂泊已久的舟,终于抵达了温暖的港湾。为了这一天,他们都已经挣扎了太久,牺牲了太多。




黑暗太过漫长,但他们终于等到了迟来的黎明。




“真的。”她说。






*刚开始写的时候太困了脑子不太清醒,还在持续修改中,感谢喜欢的朋友。


*最后通过“真的假的”来矫正记忆的设定来自小说《饥饿游戏》第三部的结局,强推这个系列,当时一口气看完以后我心塞了好几天

【ECE】《His world》(嗜睡症,原著向)

黑色DJK:



*黑历史系列。已经开始全篇的大幅度重修,全部完成后再放,现在保留的是最初版本。非常感谢看过并且喜欢的朋友。


*没有任何形式的SEX描写,一发完结,平行时空,有Erik妻女死亡的背景。




Chapter 1 记忆深处


   1982年6月,国会成功研发了可以抵抗变异DNA的药物,并大肆宣传这种可以将变种人变回普通人类的药品。


  6月17日,9:30。


  国会大厦前已经排了一条长长的队伍,在烈阳下缓缓地挪动。道路两侧拥挤着许多不同年龄阶级的人,举着示意牌大声叫喊反对。高涨的激动情绪和震耳欲聋的吼叫,再加上滚烫的空气,让Charles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。


  这就是变种人接受注射的地方了。取下架在脸上的墨镜,Charles抬头看着高耸入云的大厦,微微皱了皱眉。


  国会的意图不难理解。只要削弱变种人的数量,那么战争中人类方的胜率将以几何倍数提升,当权者也会受到人类群众的支持。


  Charles本就不提倡战争。人类和变种人和谐共处是正是他一直为之奋斗的,即便这样将变种基因强制抵消的方式并不让他赞同,但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

  儿时刚发现能力的时候,他有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处于极度恐慌,脑子里莫名其妙的声音让他觉得自己要疯了。如果没有经过正确的指导,那么的确,变异的事实会成为束缚许多变种人一生的枷锁。


  他重新架上墨镜,转身准备去找Hank,却无意中扑捉到了脑海里一丝微弱却坚定的声音。


  “……药品的源头,是一个变种男孩。他的能力就是在一定范围抑制任何变种人的能力。”


  “……找到那个男孩,他一定在这大厦里。”


  “……给他注射抑制药物。”


  “……或者杀了他。”


  Charles猛得回过头,似乎所有人的动作都放慢了,他只看见涌动的人潮中站着一个男人。他穿着有些破旧的工服,一顶鸭舌帽遮住了他的脸。


  只一个恍惚,那个男人就消失在车水马流,脑海里的那丝声音也悄无声息地消失。


  就像他从未存在过。




  “这种抑制药物的源头是一个变种男孩,他可以在一定范围内完全抑制任何变种人的能力。教授,部长,这边请。”


  科研人员带着Hank和Charles在一扇白色的门前停下,做了一个“请”的手势。和Hank交换了一个眼神,Charles便推开了面前白色的门。


  这是一个普通的白色调房间。房间的另一头,盘腿坐着一个光头男孩。他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,正在认真地打电玩。


  “Jimmy,来见两位客人。”听到科研人员的招呼,男孩放下手中的电玩,回过头看着两人。


  Charles扬起一个笑容,走向坐在地上的男孩,向他伸出了手。“你好,孩子。我是Charles Xavier,很高兴认识……”


  从未有过的感觉。


  Charles停在原地,瞳眸微微放大。靠近男孩的一瞬间,所有思绪都仿佛被纂改了模式,暖流顺着大脑缓缓滑过。


  男孩抬头看着Charles的异样,低声道歉,“对不起。”


  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,Charles迅速恢复常态,激动地摇了摇头,笑着对男孩说,“不,没什么好道歉的。你的能力,真是太不可思议了……”


  门被推开,科研人员向门的方向看了一眼,便随意地指了指房间的角落。


  “……那个男孩。”


  正在和男孩交流的Charles忽然一愣,不像是幻觉,他的脑海里又出现了刚才那个微弱的声音。


  他回过头,看见一个穿着破旧工服的男人把一个白色的柜子搬到房间的角落,然后微微回过了头。


  他的脸被压低的鸭舌帽遮住,Charles脑海里的声音也逐渐变大。


  “杀了他。”


  “不!”Charles猛得反应过来,拉住男孩往旁边一躲。就在那一刻,房梁发出“咯吱”的声音,断裂的钢筋猛得刺向了刚才男孩坐着的位置。


  Charles单手按住太阳穴,想要侵入那人的思维控制他,却发现无济于事。他离Jimmy太近了,能力被压制了。


  房梁再次发出巨大的崩裂声,他护住男孩本能地一躲,却发现那钢筋也转向向他们刺来。


  钢筋划破了空气,就在Charles几乎要闭上眼睛的时候,钢筋停止了移动,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掉到了地上。


  不远处,那个男人的身体晃了晃,然后向后直直倒下。


  愣住的科研人员忽然反应过来了,转过身尖叫着就向外跑,却被Charles一把拦住。“博士,请把这个人交给我吧。”


  “开什么玩笑?!”她大喊着,“私闯国会大厦,试图杀害重要的试验人员,这是死……”声音逐渐弱下来,Charles一脸歉意地扶住了昏倒的女人,“抱歉,博士,这不是问句。请忘了这里发生过的事吧。”


  刚才的动静很快就会引来更多的人,不能再耽误了。Charles的视线转向了地上的男人,“Hank,他怎么样了?”


  Hank蹲下身,把男人的头掰正看了看,眉毛微微挑了挑,“他好像……睡着了。”


  没有时间多想,Charles一路控制着来人的大脑,无视Hank投来的疑惑眼神,那个来历不明的男人顺利地带回了学院。


  把男人放在床上,Hank看向一边沉默的Charles,有些不解,“教授,为什么要救他回来?国会的人会处理他的。”


  坐在床边的Charles顿了顿,转头看向睡着的男人,眼里划过不知是怜悯还是悲伤的情愫。


  “因为我看到了他的记忆。让我们单独相处一会好吗,Hank?”看着Hank离开的身影,Charles把手放在男人前额,动用了能力。




  “爸爸,爸爸!起床啦!”


  清亮的童声响起,Charles微微睁开双眼,就看见一个漂亮的小女孩站在身边看着自己,明亮的瞳眸让人沉醉。


  他成功地进入了这个男人的记忆深处。他没有选择干涉这段记忆,只是以这个叫做Henrick的男人的身体,旁观者的身份,来观看这段回忆。


  “早上好,Nina。妈妈呢?”慵懒的声音带着一丝沙哑,Henrick抱起女孩,笑着在她的脸颊上留下一个浅浅的吻。


  “妈妈在厨房。”


  Henrick揉了揉女孩的头,看着女孩的身影跑向门外的森林,然后走进了厨房。


  窗外的天空泛起一片柔光。棕发女人看见他,盈满惊喜的眼里迅速泛起泪光,然后迅速跑上来一把抱住了他。


  “我睡了多久。”Henrick轻轻拍了拍女人的背,在她冷静一些后低声问道。


  “两天。我还以为……”女人说不下去了,又开始微微颤抖。Henrick紧紧抱住她,沉默不语。


  这一刻,Charles能感觉到,这个身体的主人的无奈和迷茫。


  场景迅速变幻。


  昏暗的森林里弥漫着一层薄薄的雾气,阳光被茂密的树枝遮挡,无法照进冰冷的森林。


  视线逐渐清明,Charles看着面前几个穿着制服的男人举着长枪,被叫做Nina的女孩被一个领头的男人拉住。


  “Henrick,有人举报昨天你在厂里有可疑的行为。你……是不是被通缉的万磁王Erik?”


  无奈和冰冷的情绪涌上心间,Charles听到自己的身体沉默半晌后,缓缓回答,“……是。”


  “……啧,跟我们走一趟吧。”


  “先放了我的女儿。”


  领头的男人不再说什么,把女孩向前推了一下。女孩迅速跑过来一把抱住Erik,小小的身体有些颤抖。Erik勉强笑着,把女孩交给了身后的妻子。


  “爸爸!不要走!爸爸!我不会让他们带走你的!爸爸!”


  女孩大声哭喊着,森林却逐渐扭曲,黑色的鸟儿从天而降,密集地在空中徘徊着冲向他们。


  “Nina,冷静,Nina,不要这样……”女人抱住女孩,祈祷似地低声呢喃着。而女孩的瞳眸转为了浅银,清澈的眼里流下一串浑浊的泪水。


  Charles睁大了眼睛。


  不知是哪个警员手一抖,一支长箭便脱弦而出,狠狠地刺穿了相互依偎的女人和女孩。


  所有的声音和画面骤然消失。Charles大口喘着气,他体会到了Erik那一瞬间的所有痛苦和绝望,而那仿佛深海一般无尽的悲痛让他几乎窒息。


  他发现自己站在一个黑暗的房间,只能看见面前的镜子。


  他看向镜子,镜子里是Erik苍白的脸,却做着自己大口喘气的动作。


  他低下头调整呼吸,却瞬间发现了诡异。


  他诧异地抬起头,镜子里的Erik却冷漠地看着自己,疲惫的脸上有一抹不加掩饰的倦意和怒火。


  “看够了吗。”


  “从我的脑子里滚出去。”




Chapter 2 你的时间




  自那次危机过后已经三年了。有多少变种人成为了普通人已经不得而知,更多的阴谋和计划也在面具下悄悄进行。


  Charles说服了一无所有的Erik在学院长住。虽然两人对于人类的看法处于两个极端,但除此之外却意外的合拍。两人常在昏暗的烛光下摆一盘棋局,在并不尴尬的沉默中下几个小时。


  当Charles提出和Erik一起教导学生时,他沉默了。他和出生豪门的Charles不同,从小在集中营里干着苦活长大,受着被当作畜牲对待的耻辱,在离开母亲后再也没有任何接受教育的机会。让他来给那些孩子上课,简直就是逼他当个笑话。


  Charles自然明白Erik的顾虑,便向他说明了上课的性质。不是文化课,而是实战课。整个学校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比Erik更有实战经验了。沉默半晌后,Erik答应了。


  一开始,他干的很好,许多学生都喜欢这个相貌英俊、能力强大的老师。不过一天天过去,Charles听到的投诉也越来越多。


  一天,他在空闲时间去了Erik的实战教室,却发现他并不在那里,只有学生们自发地训练。


  学生说,他这段时间经常这样莫名其妙地消失,哪里都找不到。


  Charles通知了暴风女来代上实战课,便回到了办公室。微微闭上眼睛,他发动了能力,很快就找到了Erik。


  学校后山的路很陡峭,很少有学生来。晌午的烈阳当空,空气中弥漫着炎热和一抹淡淡的花香。在一棵大树的树荫下,Chariles看见了他。


  Erik似乎睡着了。他仰躺在柔软的草丛上,头枕在曲起的手臂上,呼吸均匀。Charles凑近他,第一次详细地打量着他。浅金的柔光照在Erik的脸上,让他有一瞬间的恍惚。


  Charles在Erik的身边靠着树干坐下,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。不知道过了多久,眼前的景象逐渐模糊,他便沉沉睡去。


  “Charles,醒醒。”


  Charles缓缓睁开眼睛,就看见Erik就跪坐在他的身边,逆光的脸上看不清表情。


  “Erik,早上好。”他模糊地打了个招呼,却引得那人轻笑一声,慵懒的声音仿佛记忆深处那般,“你睡糊涂了吗,教授。”


  Charles睁大眼睛,才发现太阳早已落山,温和的月晖笼罩了后山。他坐起身,晃了晃还有些含糊的脑袋,“啊,时间不早了,我们回去吧。”


  “你也睡了快五个小时了吧,Charles。你很困吗?”他略带惊讶地抬起头,就对上了Erik没什么情绪波动的眼睛。轻笑一声,他回答,“还能坚持不短的时间。”


  两人并排坐在微凉的晚风中,Erik没有说话,Charles也没有动用能力。虽然沉默,却又没有尴尬。两人只是坐着,直到第一抹朝阳撕裂了黑暗的天幕。


  望着云层逐渐染上色彩,Charles转过头想叫上Erik离开,却惊讶地发现他又睡着了。Erik靠在树干上,陷入了沉沉的睡眠。


  但这一次,却着实吓到Charles了。他无论怎么喊,Erik都一点没有要醒来的趋势。如果不是他均匀的呼吸,还真让人以为他在睡梦中暴毙身亡了。


  Charles没有多想,迅速把他带回了学校的房间。他尝试了很多办法想叫醒Erik,都无济于事。他侵入了Erik的大脑,却发现那里一片黑暗。


  时间如同白驹过隙,一个月迅速过去,Erik却还是没有醒来的痕迹,Charles也没有放弃寻找唤醒他的办法。


  一天,Charles给学生们上完物理课,便来到了Erik的房间。他坐在床边看着那人精致的眼脸,忽然有一丝恍惚。


  就一瞬间。


  就好像他从未存在过。


  记忆深处的声音逐渐变大。


  「“我睡了多久。”Henrick轻轻拍了拍女人的背,在她冷静一些后低声问道。


  “两天。我还以为……”女人说不下去了,又开始微微颤抖。Henrick紧紧抱住她,沉默不语。


  这一刻,Charles能感觉到,这个身体的主人的无奈和迷茫。」


  想起来了。他从某本书上看过这种罕见的病例,嗜睡症。从两天到一个月,他的病越来越严重了,很可能有一天就会一睡不醒,在沉眠中死亡。


  Charles低头望着沉睡的Erik,心中掠过一抹说不出的凉意。悲哀,失落,还有无法言语的冰冷。


  “你要哭了吗。”


  恍惚的瞬间,他却听到了Erik慵懒而有些沙哑的声音。他惊讶地低头,却发现那人不知何时已经醒了过来,只是静静地望着他。


  “为什么不告诉我。”


  Erik自然明白Charles指的是什么,他脸上的笑意逐渐褪去,望着Charles一脸的复杂情感,“没什么好说的”几个到了嘴边的字被他生生吞下,“……抱歉。”


  “Erik,我可以帮你。”Charles有些激动,“你不是一个人了,不用什么都一个人承担。”


  后来Charles回忆起来,才发现那是战争前,他们最后一次和平相处。


  妻女被杀害的仇恨还是逐渐吞噬了Erik的内心,他在醒来两个月后,便留在一张空白的纸条不辞而别。他明白Charles的立场和自己的立场处于两个极端,并且两人都固执地坚守自己的立场。


  那场战争是一次威胁几乎蔓延世界的灾难(指《天启》),却意外的短暂。Erik的中途“背叛”缓和了双方压倒性的悬殊,最后琴的爆发更是使战争毫无悬念地结束。


  那之后,便是出奇意料,却令人窒息的平静。




Chapter 3 他的世界




  微风拂过后山的树林,发出沙沙的响声。Erik和Charles坐在山坡的草丛上,相顾无言。


  Erik的嗜睡症越来越严重。有时候他一睡就是两个月,最短时便是一整天。


  Charles明白这样的心病是无药可医的,只能靠Erik自己慢慢化解。他在得到Erik的同意后进入了他的大脑。发现母亲的离去和同胞遭到无情残杀给他落下了病根,他可以调整自己重新振作,而内心深处却在无可抑制的逐渐崩溃。妻女的死亡摧毁了他意识的最后一道防线。


  “Erik,我明白你的痛苦和迷茫。但是如果你学会真正的放下,而不是一味地欺骗自己,也许就不会走到这一步了。”


  Erik没有说话,只是对着凉风微微闭着双眼。


  “人类的确犯下过许多错误,但我们也是。杀戮仇恨是没有终点的循环,也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。人类和变种人终将共同生存,这是历史的必然。”


  Charles说着,低头看向闭上双眼的Erik,扬起一个苦笑。他感觉得到,那人虽然依旧在坚持着,却已经被睡意席卷,“Erik。”


  Charles忽然想起来,战争前Erik离开时留下了一张空白的纸条,他明白那是什么意思。单手按住太阳穴,他进入了Erik的脑子。


  那是一片无尽的黑暗。他努力探索,才发现了一个微弱却清晰的声音。


  “Charles,我知道是你。


  “虽然我们的立场从来都是对立的,有时候你还像个死板的老头,但我很高兴在最后的时间走进你的世界。我并没有放弃,你让我坚持了比我预计的更长的时间。”


  那个声音顿了一下。


  “对于人类和变种人的共生,我无法赞同你的观点。但如果有来生,我希望能活在那样的世界。


  “再见,老朋友。”




  那是最久的一次,Erik沉睡了将近半年。所有知道他病症的学生都认为他已经放弃了生命,却迟迟不见他的葬礼。


  Charles每天都会去看望Erik,握着他的手低声说着什么。其他人都觉得他有些疯了,也劝说过他,他也不解释,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,“我相信他。”


  在那第二天,Charles进入了Erik的大脑,希望从更深的层次唤醒他。他趴在Erik的床边,握着他的手也陷入了沉睡,没有人知道他们在相交的意识里说了什么,做了什么。


  那之后又是一个月。


  盛夏的炎热凝固在渐冷的空气里,鸟儿在枯枝败叶上撕扯着喉咙大声叫喊。门被敲了敲,没有听到回应,便被缓缓推开。


  躲开庭院里活动的学生,一个人影闪进两人沉睡的房间。他蹑手蹑脚地走到柜子边,想翻找什么值钱的东西。


  “对于来我们学校找麻烦的人,我只能对他表示同情。”忽然,一个声音在脑海里响起,一遍遍回荡、放大,强大的精神压迫让他抱着脑袋跪倒在地,不断抽搐。


  门外传来追过来的学生们的大喊,他勉强站起身来。冲到窗边翻身准备跳下,一旁铁质的桌子发出了吱呀的声音,然后迅速扭曲着束缚了他,让他从半空直直摔下。


  随着窗外重物落地的闷响和同时间响起的的呻吟叫骂,床上被握住的手有一瞬间不易察觉的颤抖。




「全篇完」




完结啦!


这是Cherik的入坑文,已经就第一次的文章修改了一些细节。


最后非常感谢能够耐心地看到这里。





【冬寡/寡冬】迟来的黎明

黑色DJK:


*一发完结。


*前传《红玫瑰》还在码着,又好想写盾冬所以不知道哪篇能先出来…






———人们不该因为他们是“英雄”,就忘记他们也有血肉之躯,也会痛会疲倦。更何况这是一个没有超级英雄的世界。



弥漫的硝烟终于散去了。家园在废墟上重新建起,血淋淋的伤口在药物疗养和时间的流逝中渐渐愈合。但是战争在人们心中埋下的的阴霾,却永远不会随着时间彻底消逝。

由于牵扯到多方复杂敏感的利益关系,他们大部分的任务、辉煌的战绩都没有以任何形式被记录在可供察阅的档案里,更别提公之于众了。得到这个结果后,曾经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都为他们感到忿忿不平,但是对此Bucky和Natasha只是一笑而过。因为荣誉和头衔从来都不是战斗的最终目的,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,支撑着自己走过这一路的究竟是什么。

即便不能记录在案,他们显赫的战功仍然是人们有目共睹的。在废墟的清理和城市的重建工作基本完成之后,神盾局给Bucky和Natasha安排了新的身份,并且给他们分配了一幢不错的房子。考虑到两人不同程度的战后创伤,新家坐落在远离喧嚣、风景如画的地方:一个叫做托兰西的海边小镇。他们花了约一个月的时间,精心挑选家具,设计布局。当然,像过去想象的那样,他们用白色的栅栏在后院围起了一片小花园,并在那里种满了红玫瑰。

邻居喜欢这对看上去挺年轻的爱人。两人正式入住后,就参照Peggy提供的友情建议,为每一位邻居准备了简单却别致的小礼物,并一户户登门拜访。一圈下来,Bucky从“布鲁克林小王子”变成了“托兰西小王子”,而Natasha也为许多女主人心中“最理想的模样”提供了鲜明的实例。

一个叫做Peter的15岁男孩有时会在放学后帮他们修理花园的杂草,换取一些零钱,积蓄起来准备去买修理电脑所需的元件。次数多了,他和Bucky也迅速熟络起来,两人也会偶然勾肩搭背地坐在花园的长椅上,聊起一些男孩在学校的见闻。比如遇见的趣事,欣赏的女孩,以及对证明自己能力的渴望。有时突然爆发一阵心照不宣的大笑,引得Natasha微笑着叹一声“Boys”。

他们开始学着渐渐适应平淡安稳的生活。

但是,有时旧病发作,Natasha仍会在大汗淋漓中惊醒,紧紧抓住床板或枕边人冰冷的金属手臂,直到一切过去。Bucky的记忆也仍会在毫无征兆的时候突然混淆成一团乱麻,然后面色阴郁地在Natasha的一遍遍安抚中渐渐冷静下来,在她略微沙哑的轻声引导下缓缓梳理发生过的一切。


他们早就商量好了解决的办法。每到这个时候,Bucky会尽力在Natasha的引导下,从混乱错杂的记忆中分辨出某些模糊的轮廓。大多数时候,他都无法相信自己主观的臆断,于是Bucky就会以陈述的方式表达出来,由Natasha告诉他,这是真的,还是假的。





“我们一起参加过战争。”


“真的。”


“美国队长是Steve,他和我一起在布鲁克林长大。”


“真的。”


“你原来的名字是Natalia Romanov。”


“真的。”


“现在是Nat…Natasha。”


“真的,Natasha Barnes。”


“我杀了很多无辜的人。”


“真的。”


“我应该为他们的死负责。”


“假的。那不是你的选择,也不是你的意志。你只是被逼迫成为了施暴者的武器。我也是。”


“我们结婚了,目的是……是为了一次长期的卧底任务,我们的婚礼是一个关键的节点。”


“真的。”




“你爱我,真的还是假的。”他在昏暗的灯光中倚在床上,因为缺乏适当的休息而布满血丝的眼里夹杂着一抹怀疑,还有隐忍的期待。Bucky微微抬起头,注视着坐在床边的女人和她微卷的红发,就像很多年前来自布鲁克林的年轻男孩,期待着心怡的女孩回应舞会的邀请。




只是这次他没有再次得到不假思索的回答。Natasha只是握紧了他完好的那一只手,低下头迎上了他的视线。两个残破不堪却又美丽到耀眼的灵魂在黑暗中紧紧依偎,温热的掌心相触,就像两条在风浪中漂泊已久的舟,终于抵达了温暖的港湾。为了这一天,他们都已经挣扎了太久,牺牲了太多。




黑暗太过漫长,但他们终于等到了迟来的黎明。




“真的。”她说。




*最后通过“真的假的”来矫正记忆的设定来自小说《饥饿游戏》第三部的结局,强推这个系列,当时一口气看完以后我心塞了好几天

WHAT IF

黑色DJK:




假设那些故事像童话一样有个“happily ever after”式的幸福结局:




如果泰坦尼克号有足够的救生艇;


如果巴博萨船长抓住了绳子;


如果最后火箭有两个呼吸面罩;


如果在火车上Steve抓住了Bucky;


如果Steve如愿以偿和Peggy跳了一支舞;


如果玛丽亚和霍华德一起到达了机场;


如果波丽姆没有随医疗队被派到最前线;


如果芬尼克回到十三区和安妮重逢;


如果塞德里克没有和哈利波特一起握住火焰杯;


如果十二年以后韦斯莱兄弟还在向霍格沃茨的新生推荐恶作剧产品;


如果哈利搬离女贞路和小天狼星一起生活;


如果雅各布没有忘记魔法;


如果里昂陪伴着玛蒂尔达长大;


如果泰迪没有在冲进失火的展览会场救卡拉汉教授;


如果那几个躲避风雪的士兵没有走进幼年汉尼拔和妹妹的家;


如果麦克离开了疯人院;


如果火车抵达了釜山;


如果金刚狼和劳拉继续浪迹天涯。



那么就不会那么多次被虐到怀疑人生了。


最后如果有朋友看到这里的话,强烈推荐眠狼大大的插画“愿所有相遇,都有始有终”,美到爆炸。

WHAT IF

黑色DJK:




假设那些故事像童话一样有个“happily ever after”式的幸福结局:




如果泰坦尼克号有足够的救生艇;


如果巴博萨船长抓住了绳子;


如果最后火箭有两个呼吸面罩;


如果在火车上Steve抓住了Bucky;


如果Steve如愿以偿和Peggy跳了一支舞;


如果玛丽亚和霍华德一起到达了机场;


如果波丽姆没有随医疗队被派到最前线;


如果芬尼克回到十三区和安妮重逢;


如果塞德里克没有和哈利波特一起握住火焰杯;


如果十二年以后韦斯莱兄弟还在向霍格沃茨的新生推荐恶作剧产品;


如果哈利搬离女贞路和小天狼星一起生活;


如果雅各布没有忘记魔法;


如果里昂陪伴着玛蒂尔达长大;


如果泰迪没有在冲进失火的展览会场救卡拉汉教授;


如果那几个躲避风雪的士兵没有走进幼年汉尼拔和妹妹的家;


如果麦克离开了疯人院;


如果火车抵达了釜山;


如果金刚狼和劳拉继续浪迹天涯。



那么就不会那么多次被虐到怀疑人生了。


最后如果有朋友看到这里的话,强烈推荐眠狼大大的插画“愿所有相遇,都有始有终”,美到爆炸。

WHAT IF

黑色DJK:




假设那些故事像童话一样有个“happily ever after”式的幸福结局:




如果泰坦尼克号有足够的救生艇;


如果巴博萨船长抓住了绳子;


如果最后火箭有两个呼吸面罩;


如果在火车上Steve抓住了Bucky;


如果Steve如愿以偿和Peggy跳了一支舞;


如果玛丽亚和霍华德一起到达了机场;


如果波丽姆没有随医疗队被派到最前线;


如果芬尼克回到十三区和安妮重逢;


如果塞德里克没有和哈利波特一起握住火焰杯;


如果十二年以后韦斯莱兄弟还在向霍格沃茨的新生推荐恶作剧产品;


如果哈利搬离女贞路和小天狼星一起生活;


如果雅各布没有忘记魔法;


如果里昂陪伴着玛蒂尔达长大;


如果泰迪没有在冲进失火的展览会场救卡拉汉教授;


如果那几个躲避风雪的士兵没有走进幼年汉尼拔和妹妹的家;


如果麦克离开了疯人院;


如果火车抵达了釜山;


如果金刚狼和劳拉继续浪迹天涯。



那么就不会那么多次被虐到怀疑人生了。


最后如果有朋友看到这里的话,强烈推荐眠狼大大的插画“愿所有相遇,都有始有终”,美到爆炸。

WHAT IF

黑色DJK:




假设那些故事像童话一样有个“happily ever after”式的幸福结局:




如果泰坦尼克号有足够的救生艇;


如果巴博萨船长抓住了绳子;


如果最后火箭有两个呼吸面罩;


如果在火车上Steve抓住了Bucky;


如果Steve如愿以偿和Peggy跳了一支舞;


如果玛丽亚和霍华德一起到达了机场;


如果波丽姆没有随医疗队被派到最前线;


如果芬尼克回到十三区和安妮重逢;


如果塞德里克没有和哈利波特一起握住火焰杯;


如果十二年以后韦斯莱兄弟还在向霍格沃茨的新生推荐恶作剧产品;


如果哈利搬离女贞路和小天狼星一起生活;


如果雅各布没有忘记魔法;


如果里昂陪伴着玛蒂尔达长大;


如果泰迪没有在冲进失火的展览会场救卡拉汉教授;


如果那几个躲避风雪的士兵没有走进幼年汉尼拔和妹妹的家;


如果麦克离开了疯人院;


如果火车抵达了釜山;


如果金刚狼和劳拉继续浪迹天涯。



那么就不会那么多次被虐到怀疑人生了。


最后如果有朋友看到这里的话,强烈推荐眠狼大大的插画“愿所有相遇,都有始有终”,美到爆炸。

WHAT IF

黑色DJK:




假设那些故事像童话一样有个“happily ever after”式的幸福结局:




如果泰坦尼克号有足够的救生艇;


如果巴博萨船长抓住了绳子;


如果最后火箭有两个呼吸面罩;


如果在火车上Steve抓住了Bucky;


如果Steve如愿以偿和Peggy跳了一支舞;


如果玛丽亚和霍华德一起到达了机场;


如果波丽姆没有随医疗队被派到最前线;


如果芬尼克回到十三区和安妮重逢;


如果塞德里克没有和哈利波特一起握住火焰杯;


如果十二年以后韦斯莱兄弟还在向霍格沃茨的新生推荐恶作剧产品;


如果哈利搬离女贞路和小天狼星一起生活;


如果雅各布没有忘记魔法;


如果里昂陪伴着玛蒂尔达长大;


如果泰迪没有在冲进失火的展览会场救卡拉汉教授;


如果那几个躲避风雪的士兵没有走进幼年汉尼拔和妹妹的家;


如果麦克离开了疯人院;


如果火车抵达了釜山;


如果金刚狼和劳拉继续浪迹天涯。



那么就不会那么多次被虐到怀疑人生了。


最后如果有朋友看到这里的话,强烈推荐眠狼大大的插画“愿所有相遇,都有始有终”,美到爆炸。

WHAT IF

黑色DJK:




假设那些故事像童话一样有个“happily ever after”式的幸福结局:




如果泰坦尼克号有足够的救生艇;


如果巴博萨船长抓住了绳子;


如果最后火箭有两个呼吸面罩;


如果在火车上Steve抓住了Bucky;


如果Steve如愿以偿和Peggy跳了一支舞;


如果玛丽亚和霍华德一起到达了机场;


如果波丽姆没有随医疗队被派到最前线;


如果芬尼克回到十三区和安妮重逢;


如果塞德里克没有和哈利波特一起握住火焰杯;


如果十二年以后韦斯莱兄弟还在向霍格沃茨的新生推荐恶作剧产品;


如果哈利搬离女贞路和小天狼星一起生活;


如果雅各布没有忘记魔法;


如果里昂陪伴着玛蒂尔达长大;


如果泰迪没有在冲进失火的展览会场救卡拉汉教授;


如果那几个躲避风雪的士兵没有走进幼年汉尼拔和妹妹的家;


如果麦克离开了疯人院;


如果火车抵达了釜山;


如果金刚狼和劳拉继续浪迹天涯。



那么就不会那么多次被虐到怀疑人生了。


最后如果有朋友看到这里的话,强烈推荐眠狼大大的插画“愿所有相遇,都有始有终”,美到爆炸。